【我的母女花】 终章 大被同眠

+A -A

    两年风头太甚。这不,枪打出头鸟嘛!」

    张寒一直将阿布叶送至电梯口,并托其代为问候王珏。

    「既然云松兄这么看得起我,我要再拒绝就是不识抬举了。」

    黑簿会若是不能尽早填补这片空白,便会被其他势力捷足先登。

   

    张寒这次算是为阿布叶践行。

    【终章大被同眠】

    两只紫金乳环上系着两条细长的铁链垂挂着两只铜铃。

    张悦寒秀发盘起,小嘴衔着根木棍,身体被红绳以「龟甲缚」

    提到周芷琳,宫云松的笑容明显舒缓了许多,也显得更为真诚。

    宫云松上下打量着在一旁调酒的刘爽,面露欣赏之色。

    这,说什么也得喝上两杯才能走!」

    「正巧办点事经过,就上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你还真在。」

    张寒心念一动,却不露声色。

    没有理由来找张寒合作。

    一个拍手叫好。碧涛阁招牌这么响亮,何不去Q区开间分店?你我各占一半。」

    阿布叶今年大四,比张寒大两届,昨天刚做完毕业答辩,下周准备回国。

    「我虽然不常出来玩,但却不止一次听人提起过碧涛阁的大名。原本我还不

    张寒拱了拱手,将两人引到一间包厢内,又让服务生叫来刘爽陪酒。

    W集团是W市有数几家副部级央企之一,规模庞大,分支机构繁杂。

    张寒笑道:「两位都是头一次来,不如我带你们四处逛逛。如果有什么好的

    想法,也好放到新店试试。」

    「哦?云松兄对服务行业也感兴趣?这个好办,你挑个地儿,人嘛,我来出。就怕我这儿的格局太小,你瞧不上眼。」

    浑身赤裸的张悦寒被五条红绸分别系住手脚和腰肢悬挂在半空中。

    宫云松笑着站了起来。

    Q区大半的产业都和W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照说以宫云松的身份实在

    张寒也举起了酒杯和宫云松碰在了一起。

    平时用做会客、谈生意、招待朋友什么的,只是苦于没有这方面的经营经验。如

    果寒少你有兴趣合作的话,地段、资金都不是问题。」

    「云松兄,这话可不能乱讲,她小小一个副队长哪里能有这么大能耐?依我

    酒过三巡,宫云松话锋一转进了正题。

    「哈哈,那可真要恭喜你了!诶,都别干站着了。来来来,今天既然到了我

    拘束着,双腿被固定呈「M」

    六道不同色彩的聚光灯交汇在大厅中央的圆形木台上。

    张寒找了间视野较好的卡座,叫了几瓶啤酒。

    黑道买卖不同于正经生意,若没有可靠的人脉关系网,不出几天便会出乱子。

    一个小丑模样打扮的侏儒用浣肠器将甘油不断注入到女人的屁眼里。

    张寒自然不会当真,看了眼一旁的秦文婧随口问道:「今天怎么没见周警官?」

    侏儒将大半盆甘油尽数注入到张悦寒的肠道内,取出一只木制肛栓将肛门塞

    自打去过非洲,张寒也算结交了这位性格爽朗的南非部落王子。

    信,今天一见到刘小姐就知道来对了地方。其实我也只是希望能有个不错的场子

    汗珠布满了全身,白皙的肌肤上残留着横竖交错的鞭痕。

    形。

    阿布叶只以为张寒有正经事要办,便即告辞离去。

    「呵呵,芷琳有孕在身,就没让她跟着,这会儿在家养胎呢!」

    会客厅里坐着一男一女,张寒一见之下不由一怔。

    大家同在W大,平时见的机会多了也就熟络起来。

    一根电动阳具插在阴道中「嗡嗡」

    「其实严龙这人江湖气太重,我一向不怎么喜欢。这次被人扫地出门,我第

    两人又商议了一番具体细节。

    「寒少,我可听说了,你那位杨大警官这次可把严龙给整惨了!」

    公子哥模样的年轻人急着要见张寒,身边还带着个女的。

    散落在四周的散台早已坐满了人,整座大厅鸦雀无声。

    自从严龙退回江北,W区和Q区便成了真空地带。

    「哎哟,稀客啊稀客,云松兄要来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作响,五只紫金阴环上同样系着五条铁链固定在阳具的末端。

    看呐,是京城里的那位刚上台,多半下面的人想弄出点动静给上面看的。严龙这

    每逢周末,牛肉场的表演总能招揽大批生意。

    阿布叶正说起初到中国时的一段有趣经历,忽然管事的推门进来,说是有位

    这天晚上,张寒和阿布叶在碧涛阁喝酒闲聊。

    张寒自然不肯落人口实,帮着杨雪兰推得一干二净。

    宫云松将酒杯举起望向张寒。


努力加载中...
【1】【2】【3】【4】【5】【6】【7】
推荐阅读: 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网游之天下后宫七彩玫瑰警花相伴都市偷心龙爪手乱欲-利娴庄英雄传说-少年篇师师之口红引发的……
如果您喜欢【H书库】,请分享给身边的朋友